主页 > 威海海大塑胶有限公司 >

嬉皮士回潮:佩斯利花纹席卷男装

上海大辉贸易有限公司 作者:admin 2019-12-04
  那是一种叫做佩斯利(Paisley)的漩涡状花纹。它曾是嬉皮士文化的代名词,被约翰列侬推上了流行的巅峰。它在历史上几度流行,最近一次就在当下,幕后推手同样有着披头士血统——斯特拉-麦卡特尼。

佩斯利花纹男装佩斯利花纹男装

  保罗-麦卡特尼的这位女儿,一口气推出了大量带有镂空佩斯利纹样的女士时装,并用这些华服装点了格温妮丝 帕特洛、妮可 基德曼这样的超级女明星。随后,或是不约而同,或是跟风而动,不少女装品牌都推出了佩斯利时装。

佩斯利花纹男装佩斯利花纹男装

  大家都爱佩斯利

  但到此为止,佩斯利的活跃范围仍然只在女装领域,直到今年春夏,这股风潮终于席卷了男装领域。在Jil Sander、Raf Simons、J.W. Anderson的作品里,满眼都是这种花纹。当然也包括Etro,那么多年,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  一贯愿意常变常新的Givenchy,更是将佩斯利当成了今年春夏印花系列的主打产品,不仅把它融入修身款衬衫和百慕大短裤的设计之中,还结合驼色小羊皮制成了背包和小收纳包,此外另有一双绿色佩斯利印花高帮球鞋,同样引人注目。

  如果说高端品牌有时还会“任性”,那么平价零售品牌比如Zara和Topman的加入,则更能说明佩斯利在市场上的认可程度。

  此外,佩斯利在男装T台大行其道,还有一个听上去既科学又搞笑的典故:弗洛伊德曾经说过,这个花纹象征男性。理由很简单,因为它的形状看起来与精子相似……

佩斯利花纹男装佩斯利花纹男装

  老纹样,新元素

  当然,与任何时尚元素一样,佩斯利的回归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循环。

  从Etro一贯的作品里,最能看出这种纹样的变革——以往经典的泪滴状纹样,慢慢被各种延伸出来的时髦设计所取代,更多地与其他时尚和艺术元素结合。比如,组成佩斯利纹样的,可以不再是简单的线条,而是有趣的拼贴。同时,将佩斯利纹样切割后再进行新的组合,似乎也是潮流的方向。

  总而言之,越来越多的实验正在佩斯利这块田地上进行着。这些大胆的时尚实验似乎也是有理论根据的——《Dress for Success》一书的作者John Molloy就曾经断言:佩斯利印花是唯一一款不造作的浮华花纹。无论你怎样搭配它、解构它、重组它,都是出彩容易犯错难。

  简单来说:好看,好用。这或许也是佩斯利重新站上时尚潮头的内因。这个夏天,它或许还会席卷我们的生活,就像将近半个世纪前那个夏天,它席卷全世界一样。

佩斯利花纹男装佩斯利花纹男装

  约翰 列侬和嬉皮士

  佩斯利的历史相当漫长。这种花纹源于古巴比伦,盛行于克什米尔,据说脱胎自菩提树叶或是海枣树叶,具有“生命之树”的象征意义。18世纪中叶,拿破仑在远征埃及途中把带有这种纹样的克什米尔披肩带回法国,随即风靡整个欧洲上流社会。到了19世纪,欧洲人已经熟练掌握了这种花纹的制造工艺,尤以苏格兰西部小镇佩斯利为最(如果你去过格拉斯哥的话,机场就在佩斯利),佩斯利花纹因此得名。由于花纹的形状,也有人管它叫“草履虫”或者“泪滴纹”,而在日本,它还被叫做“勾玉模样”。

  20世纪,佩斯利花纹漂洋过海来到美洲。最终,因其带有印度文化神秘虚无的精神境界,成了嬉皮士运动的旗帜。约翰 列侬还特意把他的劳斯莱斯轿车涂上了鲜艳迷幻的佩斯利纹样。

  斯特拉重拾旧风潮

  随着嬉皮士运动落潮,佩斯利也不再繁盛。对于时尚业而言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它仅能蜷缩在男士的领带和方巾上,聊作点缀。

  虽然有Gimmo Etro这样的钟情者,愿意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将佩斯利融入自家血统,但终究势单力孤(话说Etro正是创建于1968年的嬉皮风潮中)。直到去年起,盟军才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。

  斯特拉-麦卡特尼便是那个扛大旗的。

上一篇:港媒:“中国硅谷”中关村已成中国创新企业温床

下一篇:西藏聂拉木县发生3.4级地震震源深度9千米

引爆夏日能量的科幻怪咖单品
Gap与JunkFood再次携手推出限量系列
傅嬷嬷看着陈郄只盯着自己看,一句话也不说,还以为自家姑娘吓坏了,忍不住又拿帕子擦了擦眼,才揭开了陈郄额头上的手绢。